请加入千人QQ群“7518999”学习交流。

【休刊词】无奈的告别——吉安晚报休刊词(看得让人好想哭……)

阅读数:183 文章字数:1129

无奈的告别

——吉安晚报休刊词


2019109日,井冈山报社长办公会做出决定:吉安晚报202011日停刊,向CN36-0051告别,向忠实的读者告别,向支持的作者告别,向关心的领导告别,向身旁的同事告别。

1993年创刊起,26年来,我们晚报人始终怀抱“关心百姓冷暖,服务市民生活”的初心,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栉风沐雨,开拓创新。我们总是在路上,在路上一肩风月,寻寻觅觅;我们总是在案头,在案头心潮起伏,奋笔疾书。我们早已和这张报纸连成了一体,他简直就成了我们身心的一部分。我们也曾创造过辉煌,也曾赢得过赞许。

无奈世事变化太快,让人措手不及。几年间,互联网和移动客户端异军突起,犹如江河改道,把传统媒体的冲击得七零八落,几乎抢光了我们的读者。如果说报纸与读者是鱼水关系,没有读者之“水”,报纸之“鱼”怎么生存?因缺少水的滋养,这些年,全国都市类媒体的广告、发行都是“断崖式”下滑,都被逼得纷纷停刊或转型,都凉在干涸的沙滩上。

这些年,惯看秋月春风,惯看媒体停刊转型,虽觉惋惜,但不觉心痛。只是轮到自己的时候,这种无奈的离绪,才会郁结,才会被撕裂。

从今以后,《吉安晚报》什么也没了,报纸停刊,单位撤销,同事星散,微信微博关停。这一别,如此决绝。

作为“末代总编”,对这个结局,其实是能料到的,只是心有不甘。我们也曾想转型互联网,做强客户端;我们也曾想借道游戏,拉回人气;我们还曾想打破体制,放活机制,让创造力迸发;我们还曾想创新方式,另辟蹊径,让新闻更具活力……,但我们虎虎生风的一招一式,都恰似打在棉花上。“七伤拳”没伤到对手,反伤自身,让自己伤痕累累。

几年下来,得出的教训是:别与趋势为敌。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心虽不甘,却也无奈。

日落时伫立吉安榕树下,看对岸炊烟,忽然想到,这里曾是一个兴盛的码头,叫“榕树码头”。当时人们要去对岸,必须从这里乘船过河。八十年代,我刚到吉安参加工作时,还坐船来回过。在榕树码头的茶馆里,还叫过一壶吉安水酒。那时的榕树码头,应该是吉安最繁华、最活跃的地方。后来,在它的边上架了桥,还通了车。人们往返河东河西,更加方便快捷。渐渐地,人们就告别了码头,告别了船工,告别了航标灯,告别了一切属于榕树码头的标记。

我想,当时船工也是很无奈的。桥的出现,挤丢了他的生计。他被迫弃船上岸,重谋出路。两岸的茶楼酒馆,也是很无奈的。他们也得另寻宝地,重新开张。

现在,当我们伫立榕树下,看吉安大桥熙来攘往时,已没有人再会为榕树码头的告退而伤感。

因此,并不是所有的告别,我们都得黯然神伤。

有些告别,其实是可以浪漫的,有如李白跟汪伦的“踏歌作別”;也有些告别,其实是可以潇洒的,有如徐志摩再别康桥,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

只是我们天生不具这份潇洒与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