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加入千人QQ群“7518999”学习交流。

【体会】《王怀忠的两面人生》电教片观后感

阅读数:468 文章字数:1708

《王怀忠的两面人生》电教片观后感

 

今天由农场党委组织观看了“王怀忠腐败”案件警示教育,看后深有感触。

王怀忠,安徽亳州人,解放前(1946)出生,1964年参加工作,1966年入党。从大队记工员干起,历任阜阳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阜阳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199910月任安徽省副省长、省9届人大代表,从孤儿到省长,王怀忠的一生是具有“传奇色彩”的一生;从省长到死囚,王怀忠的一生是富有戏剧性的一生。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三位被处极刑的省部级干部,王怀忠不仅政治蜕变,经济腐败,生活堕落,思想道德败坏,作风专横跋扈,而且是一个官官相卫、巩固政治地位,官商勾结、侵吞国有资产的典型,还是一个搞“一言堂”、“家长制”、缺乏自律、又缺乏监督的腐败典型。

 王怀忠自幼父母双亡,成为孤儿,是乡亲们把他抚养成人,是党和政府把他从一个生产队的记工员开始一步步培养成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照理说王怀忠应该成为为官清正,廉洁奉公,克己敬业,以实际行动报答党和人民的好干部、好公仆。然而,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环境的优越,职位的升迁渐渐变为腐败堕落分子。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2004212日王怀忠被执行死刑。

从孤儿到省长王怀忠的一生可谓具有“传奇色彩”。当时的社会环境和风气使其仕途一帆风顺、步步高升,官升至阜阳市委书记。

纵观王怀忠的成长史,我们不难看出其成长的历史是党和政府对他培养的历史,其官位升迁的历史是党和人民对其重用的历史,究竟是什么原因,王怀忠能在仕途一帆风顺,遥遥直上呢?其原因是王怀忠没有把党和人民对他的培养看成是对他的提拔重用,而是看做是一种投机取巧、升官敛财的机会。

王怀忠的少年时代是在艰苦的环境中成长起来。他的一位乡亲说王怀忠年轻的时候很能干,处处表现很积极,总能把领导交办的事情办好,很能得领导的赏识、信任和重用。那时侯的王怀忠的确是位精明能干、头脑灵活的基层干部,仕途顺利,几乎没有受到挫折,然而就是在这样一种顺境中,随着职位的升迁和权利的增大,他的思想也渐渐发生了改变。

好大喜功,虚报浮夸是王怀忠向领导邀功请赏的手段,他文化不高,但头脑灵活好用,擅长做表面文章,在担任阜阳市主要领导的时候,为了出政绩,大肆举债,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在不切合实际的情况下,不考虑本地的基本国情,不从全局出发,使一些工程急急上马,成为畸形,不但劳民伤财,使阜阳财政赤字不断增大,而且在广大领导干部当中形成浮夸风气。他经常在不同场合讲:“数字报大一点无关紧要,又不交税,数字能鼓舞干劲”,对实事求是的干部却横加指责,进行不同程度的打击报复,对隐瞒事实,虚报浮夸的干部进行提拔重用,从此使浮夸之风盛行,很多干部争之效仿,严重影响了经济的正常运行。

“一言堂”“家长制”作风严重,干部工作积极性降低,王怀忠在阜阳为官几十年,很多时间都是在重要的领导位置,他没有把党和人民赋予他的权利用在发展地方经济,改善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道路上来,而是利用手中职权为所欲为,打击报复别人,网罗亲信,排除异己,对不听使唤,不按其意图办事的干部频繁调动,免职降职等,即使对班子里正常的不同意见也视为对自己的不恭不敬,进行冷落孤立,打击报复,在其主政阜阳期间,他的权利达到了顶峰,欲望极度膨胀,几乎到了为所欲为,无所不能的地步,在重要的建设项目的安排和资金的使用方面,常由个人说的算,由此给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造成严重的后果。

 狂妄自大,利欲熏心,无视党纪国法,大搞钱权交易,使他的灵魂严重扭曲,行为严重腐败,阜阳地处皖西北,是个贫困落后的地区,面对现实,王作为主要领导长期以来没有根据实际情况发展经济,而是自吹自擂,按地区面积和人口数量,自己是世界第58位总统,甚至把自己看做一世枭雄,封建君主,有人为他送的条幅“颖亳两州一圣王”就是投其所好,吹捧奉承的真实写照。王在任期间大搞钱权交易,利用权利进行买官卖官,收受贿赂,疯狂敛财,从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和财产,中饱私囊,其很多所谓政绩工程,还未运行,便已推拿还,使大量的国有流入个人腰包,为以后的升官发财打下基础,铺平道路。